专栏名称: 荠菜小花
目录
相关文章推荐
今天看啥  ›  专栏  ›  荠菜小花

当了一下午保姆

荠菜小花  · 简书  ·  · 2019-05-07 22:57

4月30日下班时,厂部通知放四天假,大家欢呼雀跃。同事们有的旅游,有的逛街,有的打牌……嗨到极致!

而我,受灰色心情地影响一直宅居在家,陪陪儿子,做做家务,在简书上看看文章,和简友们做一下互动,倒也不觉得无聊,不知不觉,四天假期就过去了。

可是5月4日下午5:00后,班长在群里发了一条消息“明天继续休息一天”。当时群里员工纷纷回应“收到”或“ok”,只有极个别员工开玩笑说总放假,快没饭吃了。

令我们没想到的是,接着5月5日和5月6日两天下午5点后,班长都在群里发同一条消息“明天继续休息一天”。

收到这个消息,群里立即沸腾起来,有的说这样下去下个月就揭不开锅了;有的发个图片,图片上背景文字说,这日子没法过了,到哪找点钱;有的打牌赢了钱说这假放得好,举双手赞成继续放假;有的打牌输了钱的说,还放几天假,几个月都替别人干了……

其实于我而言,我还是想早点上班,必竟我们是打工,干一天才有一天的钱,没有带薪休假这一说。而对于打牌,我实在不想重操旧业,存侥幸心理想赢钱,大半辈子的经验告诉我,人只有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向前走,日子才会越来越好,任何人心存侥幸去赌钱,既使短时间有可能会赢点钱,到最后也会输得很惨。何况,当自己赢钱时,总会有人输,那输了钱的人不也可怜吗?

可今天中午刚吃过午饭,我堂嫂打来视频,问我打牌不,三缺一,我说不敢打,怕一下午打到解放前。谁知堂嫂等的就是这句话,笑着说:“你不打就帮我带孙,我打,我好久没打牌了呢。”

堂嫂的孙女儿还只有3个多月,小名叫子木,脸儿圆圆的,白白净净,细皮嫩肉,怪漂亮的。但由于长期就我堂嫂一人带着,很择生,别人一抱就喜欢哭。但堂嫂既然发了牌瘾,我也不好推辞,心里虽然有点犹豫,嘴上还是满口答应了。

来到麻将馆,堂嫂已抱着小子木开打了。小子木坐在堂嫂腿上,堂嫂摸麻将时弹上弹下,小子木可能是觉得不舒服,哼哼唧唧直想哭。我一进门,堂嫂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赶紧把小子木递给我。我赶紧接过来,小子木看看我,又看看她奶奶,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我知道,坐在那里玩是不可能的了,因为小子木人小鬼大,特别认生。

我把小子木带回家,把她平躺着放在沙发上,不停地和她说话或哼着小调,总算把她逗笑了。可好景不长,大约20分钟后,小子木又不高兴了,瘪着嘴巴哭起来。我赶紧把她抱起来,跑到外面看鸡鸡,边看边数,逗她开心。玩了大约半小时,她又不高兴了,哭了起来,嘴巴到处添。

我估计她肯定是肚子饿了,于是把她抱到麻将馆,因为我知道堂嫂带了奶水过来了。这奶水可不是牛奶,而是小子木她妈妈的奶水。听说是用吸奶器吸出来存放在奶袋里,放在冰箱冰着,要吃时把奶水倒入奶瓶,然后把奶瓶放到盛放开水的容器里浸泡至温热就可以了。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还有这种办法。因为小子木的爸爸妈妈在区城开了家超市,而堂嫂又要关照家里,就只能利用这种方法。

我把子木放到堂嫂腿上,然后帮她温奶,几分钟后,奶水就温好了。当我把奶嘴放到她嘴里,她紧紧地咬着奶嘴,拼命的吮吸起来,边吃边哼。怪不得大家常说,把吃奶的力气都拿出来了,看来吃奶还是要点力气的。

吃完奶,小子木就不肯要我坐了,又开始瘪嘴巴。我发现情况似乎有些不妙,随着“噗嗤”一声响,小子木拉粑了。我特意坐着不动,让她拉完,然后给她换了块尿不湿。

之后,她又开始撒娇,不让我坐,我只得抱起她轻拍慢走,慢慢的,她总算闭着眼睛睡着了。我坐在椅子上,再也不敢动了,要堂嫂拿过小包被将小子木盖上。这时我总算清静下来,没那么累了。但我不敢换坐姿,生怕把她弄醒,只能保持同一种姿势坐着。

大约睡了一个多小时,小子木就醒了,并瘪着小嘴哭起来。我知道她想让我抱她走着玩,于是我抱着她在队里的乡村路上走上走下。并边走边指着路边的野花野草和树木反复念着这些植物的名字,和她互动,以求她开心一笑。

玩了个把小时,她又哭起来,嘴巴到处添,我估计她又要吃了,于是又把她抱回麻将馆,重复之前的旧事。吃完奶,我又抱着她到处玩了一会儿。然后,堂嫂她们终于散场了。堂嫂数了数钱,赢了220元,堂嫂很高兴,给堂哥买了一包烟带回家,并给我买了一袋麻花,强行塞给我。

当了一下午保姆,我体会了带孩子的辛苦,重温了一些哄小孩的方法,顺便挣了一袋麻花,值了。




原文地址:访问原文地址
快照地址: 访问文章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