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游戏研究社
每天发点儿有意思的内容,基本都和游戏有关。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游戏研究社

过年回乡的年轻人啊,挑战才刚刚开始

游戏研究社  · 公众号  · 游戏  · 2020-01-11 23:59


痛并快乐着。



可能有不少朋友已经知道,我们在北京办公,所以有不少北漂的同事。平时,大家一个人漂在外面,与故乡交际甚少,有些同事的家人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具体工作是干什么。但总要遇到过年,当漂泊的年轻人回乡,命运的齿轮就开始继续转动。


在互联网行业工作的年轻人往往更容易在过年回乡的时候遇到烦恼,一定程度是因为互联网公司(包括游戏行业)大多集中在一线城市,其文化与精神面貌不为家乡的父老相亲所熟知。比如你的ACG手办,在乡亲们眼里可能只是塑料小玩具;你苦恼于生活压力大,找不到女朋友,乡亲们却在疑惑“咋还不结婚”;谈起你的公司,乡亲们的重点在于“是国企吗”;应酬累了你拿出你的NS,亲戚的小孩过来问你能不能打农药和吃鸡……


上面这些,大致是一些“过年回家”的刻板印象,看惯了网上的各种段子,估计你也能编一些。那么实际情况呢?有相似的地方,但生活不是段子,它要更为现实和复杂。我社的几位同事,就谈了谈他们关于过年的烦恼。



跳跳:为我挡枪的姐姐退环境了


在去年春节之前,我面临的困扰和大部分过年返乡的青年们略有不同——只需要应对走亲戚和“什么时候回来考公务员”,而没有被催婚这个环节。这倒不是因为我坚决表示了要响应政策晚婚晚育(虽然我确实坚决表示过),而是得益于我有个比我大不少却还坚决不结婚的姐姐。


长久以来,她就像年关枪林弹雨里的折戟战壁一样,在过年的家宴和各种亲朋聚会中庇护着我的婚姻自由。当然了,就像盾牌不是自愿为战士挡箭一样,姐姐也不是自愿为我挡枪,但每次她想说“你看跳跳也没结婚”时,就会被无情地反驳“他多大你多大”。于是每年我都能安然度过被催婚环节,以为这件事永远不会落到我的头上。


但是好事总归有个尽头,平地一声惊雷起,去年春节前我亲爱的姐姐终于和男友订了婚,由于琐事很多,他们确定在了当时的明年五一,也就是今年五月结婚。我最忠实的大盾牌退了环境。


可想而知,姐姐大事已定之后,之前所有那些对她的催促全部转移到了我的头上,还附带着“你看你姐都定下了,你也得抓抓紧”的额外Buff。去年过年回家后,我第一次回忆起了在各种媒体文章和朋友圈吐槽中的“父母亲戚催婚”到底有多可可怕。


除了碎碎念式地单纯催促,还发生了一件让我有些啼笑皆非的事情。在去年的一次家宴上,我爸用他特有的生硬式拐弯抹角旁敲侧击法问我在京有没有女朋友,我说你问这个干嘛,席间除了我外所有人都面露微妙的表情。我爸咳嗽了一下(他真的这么做了),喝了口酒,故作风轻云淡地说“你看,那谁谁(也是我一个亲戚)家大侄子有个女儿,今年大四了,我们都觉着挺不错的……”我一时间没有明白事情的严重性,说我们不是亲戚吗说不定还没出五服呢。


我的父亲意味深长地回答:“这不是,亲上加亲吗!”


希望今年回家过年期间,就算父母要给我强行安排相亲,也不要再搞什么亲上加亲了。



栓子:亲戚听完我的公司,陷入了沉默


这可能是我第一次为过年感到发愁。


因为我不知道怎么过年,或者说,该怎么以社会人的姿态过年。这是我毕业工作后的第一次新年。在这之前,我依然会被家人划分到“小孩”的阵营中去。而对小孩来说,过年是一件让人放松的事,收收红包、吃吃东西、学校也没什么事,可以打打游戏看看剧度过这几天快乐时光。


但对“大人们”来说,一切就都不一样了。大人的人生是要被拿出来讨论、拿出来比较的,而且用来兑换“人生成功度”的货币往往会在过年时坍缩到只剩下年薪这一个维度。其实,去年我就隐约察觉到一些端倪:亲戚们开始有意无意地问我毕业后的打算,以及“哎呀,现在的社会,连个研究生都不读,未来没什么前途吧!”


如无意外,他们的姨的兄弟的儿媳的孩子应该是正飞翔在全球各地,“搞IT”或者“做金融”,赚很多钱,光宗耀祖——“诶?你到时候去哪工作啊?”我报出我司的名字之后,餐桌上会沉默几秒,然后是“哎呀,那也挺好的,挺好的!”


就像我大学班主任听说我毕业去向之后的反应一样。


说实话,我的亲戚们算比较友善的,比微博上常见的那种七大姑八大姨们要好很多。但就算这样,我也终于理解了每年这个时候朋友圈疯转的“回家过年怼亲戚指南”的痛点在哪里。


每个人都有自己认为“好”的一种人生模板,而上了年纪的人尤为喜欢把这个模板往后辈身上套。就算他们是出于关心,就算他们温柔体贴,这个套子毕竟还是硬邦邦的,只要和它的形状不一样,就会被挤得仿佛要窒息。


我想念我的亲人们,他们都热情、善良又淳朴。但我真怕和他们说话,怕他们的关心反而带来假笑和尴尬。刚刚长大的第一年,我还没准备好那套可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说辞,没办法做到“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


我觉得自己的人生还不错,但如果他们非要说别人的那才叫好,我还是会觉得十分难过。这种难过,像是山雨来前的膝盖,提前几个星期就已经开始预告它的疼痛。



C9:没回家,有点愧疚


我很不擅长抢票,过去三年,都是除夕当天夜里到家。我也不太懂抢票的规则,一个月前,还是象征性地,我预订了除夕的车票,开票当天,看没抢着,就把订单取消了。


今年春节我不回家。


这个我是做好打算的。原因可能有一点特别,我主要是为了猫不回家。


去年下半年,我刚养了一只猫,养了不到两个月,它确诊得了猫传腹。这个病有点严重,可能养猫的朋友听说过。简单来说,在几年前,猫传腹基本可视作一种绝症。现在是能治了,就是比较花钱。同事说,别人是养猫多年才课金,我这是刚养就狂课。


确诊以后,我带我猫打了84天针。头一个月,每天三针,接下来俩月,每天一针。几百针下来,我猫的背坚硬如铁,针都扎不进去。它打针也不乖,一般情况下,护士加我,三个人方才控制住它。而且惨叫连连,尿过四次,有一回尿了护士一身,让我很不好意思。


过去几个月,我这个都市独居青年,每天晚上看着我猫焦虑。


它当天打完针,到夜里会发痛,有时痛得站也站不起来,我碰不能碰,一抬手它都凶。所以什么办法也没有。我猫其实很温顺,除了痛了凶我,打针凶护士,到家半年,没见凶过一次,总是喵喵喵的。我一回家,它就粘人,从我裤管一路爬到身上,摸会儿脑袋才走。


幸运的是,年前我已经把我猫治好,它也很争气,各项指标全都正常。唯一的问题是,这病仍有复发可能,还有待观察,这是临近年关我比较愁的一件事。我猫刚停针,最忌应激反应。这意味着近期我不能将它寄养,朋友家也好,专业的寄养处也好,最好都别。


春节我要回老家的话,它一只猫在北京,也很让人不放心。最后我跟家里商量,今年我就不回家了。我想了个理由,但没说猫的事,怕父母不理解。我爸妈很不开心地接受了,他们在电话里说,大过年的,终归是想我的,想一家团圆。


我心里也很愧疚,准备明年多找节假日回家。同时慌慌张张地买了一套《哈利波特》寄回去,送我上小学的妹妹,想做点补偿。我爸思维相当传统,收到书后,微信语音骂我:有毛病?400多买一沓子闲书?我解释,是趁打折买的,用不着400,而且这个书,它很有教育意义。


当然私心上,不回家过年我也乐得清闲。爸妈年前就在电话里试探,问要不要帮我相个亲。我才跟他们坦白,已经谈了个对象。他们就很激动:你刚刚说了对象对吧?我心里早已有数:你们的下一句话是,她多大了,哪里人,干什么的。


查完户口就开始催婚,要抱孙子。农历来算,我是腊月出生,生下来没几天,虚岁就两岁大了。他们看我,那必然是虚岁的我,觉得老大不小该结婚了。我呢,必然不服气,怎么也得两年后再说吧?可我也不敢问,也不敢多嘴,毕竟他们都接受我春节不回家了。



石叶:“过个有意义的假期?”


春节对我来说就是回家,但回家本身也是一个愁事。


算一算每年只有两个大假期,我心里其实是想出去走走或者好好玩一玩的,但春节是个团圆的节日,姥姥年纪越来越大总是叨念着自己,父母也在家里翘首企盼和儿子团圆。所以我还是选择每年都回家看看,毕竟以后能回家的机会可能越来越少了。


可春节假期回家真的不能算是假期,实在比平时上班还累。


回家之前,档期基本上已经排满,初一去姥姥家串门,接受七姑八大姨的拷问。初二去奶奶家拜年,见一见不太熟悉的兄弟姐妹。初三和老爸的同事们搞个家庭聚会,和各种不认识的人强颜欢笑。初四和老同学聚一聚,看看谁混得最差。初五陪老妈去逛街,初六收拾收拾回京了。整个假期我就是一个无情的陪聊机器。


即使在家的时候也很少有闲着的时候,帮忙做做家务,处理一下遗留问题。比如家里的宽带需要更新,家里的电脑需要维修,爸妈的手机需要调试。


因此,虽然每次春节都计划了很多要做的事情,但基本上都没有完成过。


每次回家都会带本书在包里,信誓旦旦说要过个有意义的假期,结果都是连目录都没读到就背回来了,除了给自己增加负重之外没有任何用处。


每次还会背个电脑,想着要玩多少游戏、看多少美剧、填多少个之前挖的坑,结果几乎没有开过机。


即使有闲暇时间,在家里也不是很自由,感觉又回到了学生时代被爹妈管制的状态,不能晚睡、不能叫外卖,玩会游戏就会被说“每天宅在家里”。想陪爸妈说说话,最终往往会变成单方面的人生经验传授。


所以每年我都是在回家之前想着回家多陪父母,但到了初五就已经感觉要被逼疯,归心似箭了。另外我也想早点回北京休整一下,所以一般会提前一天回京,而爸妈则自然想让我在家里多待几天,每次都抱怨“这么早就回去啊”,一切都是那么的矛盾。


春节回家是自寻烦恼,但家还是得回,哪怕自己很累、哪怕牺牲很多。落叶归根是刻在中国人骨子里的情节。


也许这就是生活,围绕在身边的始终是烦心事儿,而我们努力去奋斗和争取的只是片刻的轻松和幸福。



年底不只有焦虑,还有关怀


基本上,从年前一个月开始,回不回家、抢不到票、要被催婚、业绩不够、年终不多等问题就开始集中爆发,各种情绪开始积蓄,让无数都市年轻人陷入焦虑。


这种情绪,不仅我们试图对抗,连一款远在芬兰的游戏也站在了玩家这边,它就是《皇室战争》。Supercell深入调查了中国现代年轻人过年时的心态,在年关边上,没做版本上线的海报,而是做了一套关爱玩家的海报。基于年底被放大的各种焦虑,从相亲、应酬、年终奖、冲业绩、摸鱼和春运回家6个角度,结合游戏里的角色带入,给玩家送去了一些关怀,比如——


担心回家又要面对三姑六婆的催婚警告?《皇室战争》中既能独占一塔,又能亲自下场打的公主现身说法:我这一身本事是用来自信的。什么时候结婚这种事,就让别人说去吧。


公主将皇冠戴在自己头上,诠释什么叫单身贵族


过年应酬太多?游戏中最爱举杯欢庆的国王遮住了他的肚子,以一个过来人的姿态告诉大家:游戏中胜利的甘露可以畅饮,真枪实弹的酒局上就别贪杯了。少喝酒,多吃菜,身体要紧。


国王做出经典的王守义式拒酒手势


年底了,老板开始为明年画新的大饼了,然而事事都能正中靶心的弓箭小妹已经看穿了一切:我这个月的梦想,就是做赏金猎手多拿年终奖。


弓箭手在游戏中是成对出现的,这意味着……年终奖翻倍!


或者,你还在担心年底没完成的业绩?别急,别气,别加班太晚,你看巨人,他虽然走得慢,但步伐稳健,出手不凡,攻塔只用三五拳。


只要你是内心强大的巨人,哪怕只走一小步,也是平常人的一大步


又或者,你已经灵魂提前放假完全无心工作?游戏中擅长挖地道走捷径的矿工比你还先躺下:年底摸鱼?没问题~


矿工旷工,放松放松


虽然前面抱怨了那么多,但能回家还是尽量回吧,毕竟父母渐老,团聚不易。拥有冲刺技能的王子表示:买不到票,骑马也要冲回家。



当然,这些海报未必能解决现实问题,重点在于关心一下不容易的年轻人,让大家在百忙之中会心一笑。


同时,他们还让这种关心真实来到了大家身边,北上广深各大城市街头都可以看到这些海报:


<>


而且即使不说,玩家们应该也不会忽略,前几天《皇室战争》更新的新赛季就是中国新春主题。这样一款对战只需三分钟、不强制社交的手游,再加上熟悉的春节元素,过年玩一玩,喜庆又放松。



所以,连一款来自芬兰的游戏都开始鼓励我们以积极的心态面对春节,有什么理由不去笑着面对回家的烦恼呢?


毕竟,家就在那里。





我们始终欢迎喜欢内容创作的小伙伴加入


应聘简历可发邮箱:hr@yystv.cn

文章投稿可发邮箱:tougao@yystv.cn





APP | 你还可以回复"APP",获取下载地址


今天看啥 -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o1IiCsZ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