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思想国
熊培云和他的思想国。在有关电影、文学、时事与个体命运的文字中,寻找一种智慧与慈悲的生活。
分享
今天看啥  ›  专栏  ›  思想国

一个有真理而无深情的时代令人畏惧 | 熊培云

思想国  · 公众号  · 时评  · 2019-08-23 15:08


前文写到“一个有真理而无深情的时代令人畏惧”,有读者不明所以;有读者回复时特地在后面加了一句,“也令人独自向隅”。

今天说说友情吧。我想这世上有两类朋友:一种因理念而来,常引以为道;一种因人情而来,交结多在心灵。最理想的朋友当是同道又同心,不过这实属可遇不可求。

而相较于理念上的同道,我更看重的是深情。倘若朋友因为理念发生冲突,人心的根基还在。虽说人心这东西时常靠不住,可理念更靠不住啊。君不见多少同道,一言不和就会反目?微信上也不乏读者,因为我某个观点不合其心意便会忿然而去。不客气的,甚至还会骂上几句。其所谓交流不过是在战壕里寻找战友,而人心终究是隔膜的。

另一种可能的危险是,当一个人笃信某种理念,往往会把这种理念上升为真理,试着去要求别人和自己一样。从此人心虽然没有高低,理念却有了等级。公正的天平,也可能随时轰然倒地。所谓“不在“道在“正如一位读者留言嘲讽的,“马桶上的国王说,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当一个社会有了“真理驱逐深情”的迹象,一场大的撕裂也就正式开始了。其结果不只是一种真理压倒另一种真理,更有聚集起来的真理对深情的猛烈驱逐。最极端者莫如中国历史已经见证的,黑白分明的代价可能是朋友相害、夫妻反目、师徒绝交、父子成仇……

晚上与正在欧陆旅行的一位朋友论及友情,她说“因人品、脾气成为朋友比因理念而成的朋友更容易长久”。我想她说的也是对的。

想中学过来的几位本分而善良的兄弟,大家对国家与政治的理解偶尔也会有根本性的分歧,但从不会为此争论到面红耳赤,甚至大打出手。因为我们是兄弟,各人心中不仅藏着世间的真理,还藏着不被真理驱逐的深情。

而这终究更是一个复杂而晦暗的世界,积累了太多的矛盾与憎恨。同样是在昨天,有毕业多年的学生善意地提醒我,不少人对香港一文有意见可能另有重要原因:当他们所重视的某类声音总是被删除,而我的相关批评却一直还在,所以容易成为靶子。

这位学生说的不无道理。想到一位读者取消关注时的留言——“祝贺你的文(章)不见被删,也是一种奖励”。

也许只有放到这个特殊语境下,才能更好地理解部分读者的愤怒。

就在我写作这篇文章的时候,另一位并不熟悉的学生断定我“与魔鬼做交易”,义正辞严地给我发来了断交信。实话说,如果他是真诚的,言语之间的骨气我还是非常欣赏的。但愿只是一个误会吧。此刻我不但没有责备,还要感谢他为我提供了一个所谓“同道”撕裂、“有真理而无深”的例证。

有生之年,思想者可以超越时代去思考,却无法脱离时代去承受。一个作者在读者心中死掉,只是因为作者的文章还活着——这个逻辑纵然诡异,却也是作者不得不面对的荒诞现实。

曾经对自己说,除了思想与儿女,我没有什么可以留在世间。平生以写作为志业,文章也算另一种意义上的孩子。过去,我时常为这些孩子在网上不知所踪而哀悼;而现在,是不是又要为他们还活着向读者深表歉意?

究竟是什么将我卷入风暴的中央?今日醒来,思之如上。我对世界深情如初,而此时内心涌起的却是无数的悲哀和荒凉。


 

|  阅 读 更 多 文 章


国王时常暴跳如雷 | 熊培云

香港与内地: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 熊培云

始于热爱,终于沉思——《寻美记》出版

时光不可追,由始而终 | 熊培云

凡是已经发生了的,就永远发生了。| 熊培云

历史自有因果。这一代播种,下一代收获——茨威格全集总序|熊培云

此心不安处亦是吾乡 | 熊培云

历史自有因果。这一代播种,下一代收获 |熊培云

看时间抹平这一代的这一切 | 熊培云

有关江歌案,于是他继续云游,继续吆喝……| 熊培云

问与答:漫长的告别 | 熊培云

有时候悲观只是一脚刹车 | 熊培云

不确定性,以及悲观的理由 | 熊培

唯有你与自己度过一生 | 熊培云

《夜空中最亮的星》,无望到底的热泪盈眶 | 熊培云

走在分水岭上的世界 | 熊培云

琥珀社会,城堡落成:向上是水泥,向下是沼泽 | 熊培云

正在溃散的又一次玫瑰之约 | 熊培云

我前半生的世界蒸蒸日上,我后半生的世界摇摇欲

我担心的不是曹德旺跑了,而是整个精英阶层的消散 | 熊培云

愛是我生命里所有卑微的時辰 | 熊培云

射杀希特勒,二十年后的世界依旧腥风血雨 | 熊培云




今天看啥 -
本文地址:http://www.jintiankansha.me/t/vd2GwYliS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