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 爱做美梦的懒猫
妄图逃离孤独。虽然我知道,这不可能。
今天看啥  ›  专栏  ›  爱做美梦的懒猫

蛇的心思你不懂(完稿)

爱做美梦的懒猫  · 简书  ·  · 2018-09-11 15:39

也许你不相信,我是一条蛇,但事实就是这样。你瞧,我没有人类的四肢,我的身体滑溜溜,湿漉漉的,我是从一枚蛇蛋里孵出来的。

当我拼命撞碎那硬邦邦的蛋壳,从裂缝里探出头来的时候,这个世界的嘈杂吓坏了我。

没有谁告诉我那凉嗖嗖滑过我全身的东西是什么;没有谁告诉我那些暗影里沙沙抖动的怪兽是什么;没有谁告诉我掠过地面的可怕黑影又是什么!更没有谁陪在我身边安慰我,宝贝,不怕,这里有我……于是,我那探出壳的细小的身躯悄悄地钻入了暗夜之中。

看,你也知道了,我没有妈妈。

也许上次在大竹林里见过的大青蛇就是我妈。但我特意从她身边游走过去时,她只是竖直了身体,瞪着两只萤火虫一样发着绿色荧光的眼睛冷冰冰地看着我,丝毫没有希望我靠近的意思,完全不像我见到的那些妈妈——

野鸭的妈妈会带着一串毛茸茸的小黄鸭捉虫子,晒太阳,学游泳,逮小鱼。玩得累了就用一双短粗的翅膀把所有孩子捂的严严实实,呼呼大睡;猫妈妈更是带着淘气的孩子们东跑西颠,上蹿下跳,遇到小笨猫上了树不敢下来,猫妈妈还会咬着小猫的后脖子一言不发地把它叼下树来。

最夸张的要数鸟妈妈了,有一次我闲得没事爬上了一棵大柳树,看到一窝傻了吧唧的小秃鸟儿正张着巨大的嘴巴等着鸟妈妈从嘴里吐出吃的喂它们,恶心得我直摇尾巴。没想到刚刚还满脸温柔的鸟妈妈突然向我猛扑过来,狠狠地咬了我一口,差点咬掉我漂亮的尾巴尖儿,吓得我直接从树上掉了下来。哼!那些有妈的小屁孩儿真可怜!

话虽这么说,每次看到有妈妈的孩子那种无忧无虑的傻样儿,我还是觉得冰冷的皮肤上窜出一小股温度,弄得我痒痒的,这种感觉我不确定是不是叫羡慕。

如果真是羡慕的话,那我最羡慕的还是人类的孩子。虽然他们的妈妈总是把他们伪装得特别醒目,好像在威胁着所有其他的动物不要招惹他们,又像是炫耀自己没有天敌。

竹林里出没的动物们除了猫都讨厌人类。在我看来猫也只是因为有人喂食不得不敷衍他们一下而已。我害怕人类。但我却对人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和渴望。如果非要为我的怪癖找个理由的话,我想应该是因为“叶子”吧。

如果那天下午我像往常一样躲在石头缝儿里睡觉,或者离竹林边缘再远些,那么以后的一切恐怕都不会发生,我不会遇到叶子和她的妈妈,就不会去羡慕什么人类的孩子。不过,好像生活里没有那么多如果。

遇到叶子那天太阳很好。至今我还记得阳光透过竹叶照在我身上斑斑驳驳的样子。那天凌晨我抓了两只肥青蛙,肚子撑得鼓鼓的,虽然下午常常是我睡觉的时候,但那两条刚刚消化掉的青蛙却闹得我睡不着。于是,我小心翼翼地在竹林里的腐叶下游走。

虽然我知道这样不对,毕竟白天是人类的天下。不过这天雨后初晴,公园里几乎没有人,我从地面的轻微震动里能感觉得到。

正在我贴着凉爽的竹叶下游走得高兴的时候,忽然我感到有人靠近了。当即我决定伏在原地一动不动。虽然,这里太靠近竹林边缘,已经超出了蛇与人的安全距离,但是如果我飞快地逃走的话,恐怕更会引起她们的注意。

让我没想到的是,脚步声在我的身边停了下来,推着童车的女人对着车上的孩子用金丝雀一样的声音说:“小叶子,咱们在这儿休息一会儿好不好?”说着,没等那个叫叶子的孩子回答,她就擦了擦竹林外的长椅,坐了上去。

我用冲着竹林外面的那只眼睛盯住她们,模糊中看到,原来叶子是那么一个小不点儿——她被妈妈从小车里抱出来,放在腿上,妈妈的一双手几乎盖住了她的半个身子。叶子妈妈用长着五根灵巧的手指的手捋了捋叶子软软的头发,柔声说:“今天是叶子第一次逛公园儿呢,公园里好不好玩儿啊?你看,这儿有小猫喵喵喵,有野鸭嘎嘎嘎,喜鹊喳喳喳,青蛙呱呱呱”说着,叶子妈妈用指尖儿碰了碰叶子的小鼻子,就听叶子高兴地裂开嘴大笑,一串儿长长的涎水瞬间流到胸前,在阳光下像一串清晨的露珠,闪闪发光。

叶子转过身子,正好冲着我的方向,她用手指着我啊啊大叫,我的身体紧张得绷了起来,叶子妈妈顺着叶子指的方向看过来,夸张地搂着叶子亲了亲,边亲边说:“我的小叶子真聪明,公园里也有叶子,好多好多叶子!可是我只有一个小叶子!”叶子使劲摇着头,张牙舞爪地闹了起来,我一动不敢动。真希望马上也变成一片叶子!

幸亏,叶子妈妈马上抱起叶子放到车里,给她盖上一大片儿软软的东西,说:“我的叶子困了,我们回家睡觉去!”。看到她们越走越远,我长长地出了口气,一瞬间就游到了竹林深处我的小石缝里,藏了起来。

那晚,我梦到了妈妈。妈妈用她滑溜溜的尾巴抚摸着我绿色的皮肤,月亮照在我们的身上,发着柔和的冷光,晚风的竹叶发出了轻轻的,幸福的叹息……

启明星升起的时候,凌晨的竹林热闹了起来,布谷鸟“布谷、布谷”地叫起了早儿;忙了一夜的猫头鹰匆匆飞过竹林上空;鬼鬼祟祟的老鼠趁着天还没亮,加紧了偷偷摸摸的活动;各种小虫像约好的似的开始了凌晨奏鸣曲;草尖上集了一夜的露珠一闪一闪地亮了起来。一切像是和以前一样,但一定又有什么不同了,就像昨晚梦里我绿色皮肤上妈妈轻抚过的地方……

叶子常常和她妈妈踏着我渐渐熟悉的脚步来到长椅边,而我也总是一次次突破人与蛇之间的安全距离躲在长椅附近一块大石头的后面和她们一起享受午后的那一刻静好的时光。

我喜欢叶子依在妈妈身边的感觉,好像我的绿色皮肤上也有一股美妙的温度流淌而过;我喜欢叶子妈妈金丝雀般的声音。最初那对于我是一种莫名的吸引。慢慢我听懂了,原来,那金丝雀一般的声音里竟然有着神奇的故事!在故事里,丑小鸭能变成了白天鹅,青蛙变成了王子,石头变成了一只小猴子!好像世间万物是流动的,变幻的!好像如果我愿意,我也可以变成一个有手有脚,可以说话的小男孩!

叶子的外衣渐渐厚了,地面上的落叶渐渐厚了,我蜷在腐叶下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僵硬了起来。夜间,我拼命地捕食。我要用肚子里的食物和树洞厚实的屏障躲避那些寒冷的空气。

那天的午后太阳格外温暖,我僵硬的身体舒展了些。我像往常一样,趁着人少,在腐叶下游走到那颗石头背面——就是第一次看到叶子时我躲避的地方,也是我每天和叶子一起听故事的地方。

那天,叶子妈妈讲了一只冬眠的小熊的故事。故事里有一个飘着鹅毛大雪的洁白的寒冷的冬天,还有一只蜷在巨大树洞里的冬眠的小熊。整整一个冬天,小熊睡在温暖的树洞里,只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就在那天傍晚,太阳躲进了黑压压的乌云里,北风呜呜地刮了起来。我学着那只小熊,藏进了每夜栖身的树洞里,钻到厚厚的腐叶下面。天好冷啊,我的身体越来越僵硬,外面的世界也离我越来越遥远……

这是我第一次冬眠,我不知道叶子妈妈故事里冬眠的熊除了做梦还做了什么,其实说实话,我甚至不知道小熊是什么。他有没有长长的尾巴?会不会像我一样可以在树叶中快速地游动?爱不爱吃老鼠和青蛙?对于冬眠,我根本一无所知。可是,我还是冬眠了——

天上的云大朵大朵漂浮在湖面。红的,白的,蓝的,绿的……云朵里面藏着青鲤鱼、红蜻蜓、灰鸽子……竹林里的动物都住到了云朵里。

每一片云朵就是一个世界,那里有太阳、月亮、湖水和树林。我钻进一片淡绿色的云朵,它带着我飞了起来。飞过竹林,飞过湖水,飞过一片白茫茫的雪地。

云朵里面住着许多冬眠的动物,有穿着厚衣服的熊,也有冻成冰的大青蛙,还有一些我不认识的大大小小的动物,最后我看见了一条蛇,一条和我一样的青蛇!

那是一片粉红的云朵,四周镶着一圈柔和的灰边。一条青蛇舒服的蜷在云朵中间,阳光洒在她的身上,把她身上的绿色鳞片染上片片金黄,她美丽的黑色眼睛,在阳光里像一颗光彩夺目的宝石!我不由自主的向她靠近。她躲进一片树林,却又好奇的回身看我。也许我也是她见过的第一只小青蛇?我的心快乐起来。

我驱使着绿色的云朵飞了起来,恨不得一下就飞到小青蛇的身旁,各色云朵像朵朵花瓣从我身旁飞过。近了,近了!两朵云越来越近,我却忽然发现我不知怎样才能让云停下来!

我用尾巴使劲卷起云朵的一角,往上拉,云朵向上飞去。小青蛇也卷着她的粉色云朵向一边躲开,我们就这样擦肩而过。我的云朵向上,向上,怎么也停不下来。下面传来了小青蛇咯咯的笑声,那么熟悉。仔细回忆,我也笑了,那不是叶子的笑声吗?

我的云朵继续上升,周围白茫茫一片,安静极了,难道这才是真正的冬眠?刚才只是一个梦?

直到有一天,白茫茫的世界里有了一点绿色。接着是一片、两片、三片。那涌动的绿色里有小草的味道,风的味道,雨的味道。我从白茫茫的世界里探出头来,回到了出生时的那片小竹林。说来奇怪,冬眠之前我还以为冬眠只是一个梦,冬眠之后我却不确定冬眠是什么。也许,这就是蛇的冬眠吧,我不能确定。我想,每条蛇也是不一样的吧。

但我想不管怎样,冬眠就是走进另一个世界,一个完全不同的,一个奇妙的世界!

从冬眠里醒来的我生活又回到了从前,每天午后,蜷在石头后面,腐叶下面,等待叶子和她的故事。只是我的心里多了一种感觉,我知道,有什么东西变了。

这种感觉牵扯着我,让我躁动,让我不安,让我想要离开,虽然我并不知道我要去哪里。我的身体变得虚弱,绿色的鳞片也变得暗淡,我的上唇痒得像爬了几百只蚂蚁。我惊恐地想,我就要死了!就像那条干枯的像树枝一样的蚯蚓。

我想,你一定猜到了,我蜕皮了!我上唇的旧皮撕裂开的那一秒,所有恐惧一下变成了解脱,不管是死亡还是重生,我知道,那都是重新的开始。我的身体恢复了弹性,把曾经禁锢我的老皮,撑得爆裂出一条裂缝。我本能的寻找到几支树杈,勾住裂开的干皮,我从薄的像蝉翼的老皮中爬了出来。我的身体又变成了新鲜的绿色,我的内心也一扫之前所有的不安和惊恐,一种美妙的情绪鼓胀在全身!

生活也像我的蜕皮一样,挣脱了一些旧的东西,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去年的雏鸟,小鸭和那只小笨猫跑得不知所踪。新生的小不点们,弥补了他们的空缺。竹林里的热闹和去年一样。

我再也没有见过那条也许是我妈妈的大青蛇,她望向我的那一束目光却印在了我的心里,有时候会突然出现在我眼前。显然,那目光和叶子妈妈望着叶子的目光完全不同。

我不喜欢竹林里的其他动物,我只是观察他们,用那条也许是我妈妈的大青蛇看我的目光观察他们。在他们的眼睛里,我看到了恐惧,厌恶,冷酷和漠然。

我总是蛰伏在暗影里。为了捕食,也为了不引起无聊的聒噪。越是这样,我触及的目光就越冰冷,越漠然,除了叶子和她的妈妈。当然她们温暖的目光并不是给我的。

蜕皮的我长大了一些,叶子也是。不知道她是怎么蜕的皮。叶子不再老老实实的坐在小车里,她开始走路,开始奔跑。只有听故事的时候还是静静的,乖乖的。我也会在那个时间安静下来。忘了那些冰冷的目光,忘了我越长越大的不安,有时甚至忘了自己是一条青蛇。

那个再平常不过的下午,却把一切都改变了。那么突然,没有任何预兆。

那天,我像往常一样,深深的潜伏在那颗石头后面的腐叶下,以保证我长大了一倍的身体完全隐藏起来。

叶子的脚步声。近了,慢了,停下了。她们像往常一样,坐在了木椅上的斑驳的竹影里。

“叶子啊,明天就会有好多小朋友和你一起玩儿了!”

“我知道,妈妈,明天我就要去幼儿园啦!”

叶子今天并没有缠着妈妈讲故事,而是跪在木椅上,面向竹林和妈妈聊起了天。

“妈妈,我可以带着我的小青蛇去幼儿园吗?”叶子边说边把手里拿着的那条玩具蛇放到竹叶上。

“我觉得不行。”叶子妈妈说。

“为什么?”叶子的声音有点委屈。

“万一别的小朋友害怕你的小青蛇怎么办呢?”

叶子手里的小青蛇停止了抖动“那我会想小青蛇,也想妈妈。”

“妈妈也想你啊,你看这样行不行,明天你一放学妈妈就带着小青蛇去接你。”叶子妈妈轻声问。

“好吧”叶子不情愿地答应了。

我不知道什么是幼儿园。我的脑海里出现了好多和叶子一样的小孩子,他们在一片巨大的竹林里你追我跑。叶子举起手里的玩具蛇让大家看,小朋友们却吓得一哄而散。

“叶子,幼儿园里的老师会讲好多故事,你回来讲给我和小青蛇听好不好?”叶子妈妈说。

“好啊!”叶子一下又高兴了起来,她跳下木椅,轮着玩具蛇转起了圈。我也替叶子高兴起来。当时的我并不知道,我和叶子在一起的时间所剩无几;我更不知道那天是我待在竹林的最后一天。

我们的分别就像相遇一样偶然。

叶子手里的小青蛇在午后的柔光里飞离了她的手心,带着一股越来越强的风向我的方向飞来。我贴在地面的身体紧绷了起来,头里像炸开了一声巨雷,隆隆作响。

在那条青蛇坠落在我头顶的那一刻,我呼地立起身来。我看到叶子跨进竹林的身影被阳光镶了一道金边。叶子猛然停住脚步,梦呓般轻声呼唤“我的小青蛇!”

后来无数次回忆里,我想象着叶子轻呼的是我的名字。虽然,当时那个瞬间我不能确定叶子看到了我。那一刻太过短暂。我并没有看清我的叶子,印在我记忆里的其实只是一圈发光的一个小小身体的轮廓。

我没有犹豫,扭身游走,混迹在一层层竹叶当中,仿佛消失了一般。那一刻我知道,公园里的竹林不再属于我;竹林边的小路不再属于我;小路上跳跃而来的叶子不再属于我,叶子妈妈的神奇的故事不再属于我。这一切都将变成思念、变成回忆,融进我冰冷的血液

记不清几次蜕皮、几次冬眠、几次和陌生的人类擦肩而过、几次遭遇强敌的袭击,我终于艰难地穿过危险的马路,嘈杂的城镇,湍急的河流,遍布荆棘的山野,进入了莽莽丛林。

慢慢懂得,万物生而不同。有些躲在母亲的呵护里安然长大,有些要独自面对每天的孤单;有些热衷于制造喧闹,有些喜欢静静地蜷在角落;有些生而为强者,有些却是天生的弱者……

然而,无论是谁,都会经历这样那样的,只属于自己的奇遇。虽是偶然,却依然发生了。无论生命怎样卑微,在生命里总会有一点点美好的印记,比如我。

我想,我是一条奇怪的青蛇,有时就连我自己也看不懂自己。但是,总有一天,会有一个她,依偎在我身边,静静地听我的故事,陪我我一起欢乐,一起悲伤……

她不是我记忆里的小叶子,也不是冬眠时梦中的那条小蛇,而是一条有着凉丝丝的温度,和一双黑宝石一样的眼睛的美丽的真实的青蛇……




原文地址:访问原文地址
快照地址: 访问文章快照